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听雨赏雪 大李的休闲屋

天青色等烟雨 , 而我在等你

 
 
 

日志

 
 
关于我

大李,草木之人也。三尺微命,一介书生。杏坛一先生,学海一后生,人群一小生。优秀一读者,平庸一论者,拙劣一写者。其人寒碜,其貌磕碜,其状凄惨。百无聊赖日,且饮三杯两盏淡淡酒,江郎才尽时,漫读十本八本野闲书。粗茶淡饭吃饱,做几分如履薄冰的工作,听雨赏雪睡足,写几段词句不通的文字。不稼不穑,常有愧怍之心,为人为文,从无满意之处。不说了,扯远了,看看拙文吧……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散文:护驾山的晚秋  

2013-01-01 18:14:27|  分类: 游记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散文:护驾山的晚秋 - 听雨赏雪        大李  - 听雨赏雪 大李的休闲屋

我与护驾山上的红叶有个约会……

 

[听雨轩大李                               原创散文]

 国庆两周后的一个周末,我拎了相机到护驾山来蹓达。

 护驾山位于邹城市城区东南郊。山下紧绕着这座小城的,还有一湾浅河,一泓碧湖(唐王湖)。护驾山不高,二百来米的样子。山势缓缓的,绵亘不了几里路。二十多年前读高中时,我班同学曾来这里考察过,来验证花岗岩、冲积扇平原等地理知识。后来也颇来过几次,是老朋友了。山虽然小了些,不知何年何月,有好事者偏给起了个富贵的名字:护驾山。有人信誓旦旦地说它护卫过唐太宗李世民的大驾。--浪漫和慷慨之余,却也有谄媚的嫌疑。

 护驾山土里土气,既不苗条挺拔,又不迤逦蜿蜒。这里既没有突兀奇特的险峰,也没有惊心动魄的深渊,更没有帝王将相和文人墨客的吟咏碑刻。多数石头傻呵呵地乱躺着,好像醉酒后的农夫。整座山的植被不是太好。山的西肩光秃秃的,仿佛谢顶的中年男人。北坡虽有些茂密的气象,然而多是些野生的灌木,成不了什么大材。名贵的植被在此几乎见不到。若不是山腰还有不少老枣树老柿树,遍地都是金灿灿的雏菊的话,这座山就有些磕碜了。

 然而护驾山自有它的可爱之处。它总是那么安静平和,一直那么气定神闲,永远那么淡泊凝重。特别是晚秋的护驾山,在我的心目中,它是世上秋意最浓的山。

 护驾山是老实厚重的。它四季分明,循规蹈矩且按部就班。春天有满地的野菜野花,像小姑娘忽闪忽闪的眼睛,调皮欢快;夏天了,树叶儿会随着鸣蝉的欢唱摇曳起舞,祝福自己的绿荫;到了冬天,斑驳的白雪下面积蓄起一片片憨厚瓷实的梦境。秋天则是护驾山一年四季中最美丽的时刻,晚秋的护驾山更是是知性知情的。秋风吹拂山岗的时候,它悠然地换上褪了色的旧衣裳,不卑不亢地传递着季节更替的消息。它有暗淡发黄的野草,有光突突的山坡,但更多的是遒劲有力的枝干,是鲜红似血的树叶。山瘦了,山淡了,山显得更富有质感了。此时的护驾山给人一种人到中年时的旷达,一种饱经沧桑后的释然。 

 山石是风化了亿万年的花岗岩,出奇地光洁圆润,是典型的石蛋地貌。造型颇为不少,远眺的乌龟,顽皮的海豚,蠢笨憨厚的企鹅,呆头呆脑的野猪。一石成峰的,互为犄角的,小两口拥抱亲吻的,十几个猴子开会的,高低错落,各有不同。秋风从身旁吹过,它们不为所动,它们静静地肃立,它们翘首沉思。它们在风吹日晒中坚守,沐风栉雨却悄无声息。它们在飞鸟的鸣声里和白云的慰藉中,守望了亿万年也平淡了亿万年;而今它们依旧沉默依旧淡定从容。它们知道人类的很多秘密,也肯定会听懂人类的语言。

 护驾山没有石阶,更没有柏油或水泥路。山上所有的黄土小路是人们自发踩就,弯弯曲曲,有很多条,从四面八方都可以通达山顶。这里的游人是也是自发的,不用召唤而四季不断。但也从没有过摩肩接踵的时候,因了它的渺小和默默无名。也因为此,大家都不用担心这里会过度热闹,不用害怕会失去珍藏了数千年的处子般的静谧。我沿着一条黄土的小道攀行,行走在低矮灌木的林荫里。花喜鹊、小燕子、鹌鹑、麻雀,甚至野兔、松鼠,就在我的周身腾挪、跳跃,仿佛在跟我逗趣,绝无怕人的意思。几名白发的婆婆寻觅着野菜和地皮;一个老汉坐在石房子前静静地抽烟锅;年轻的母亲和女儿居然坐在老树杈上讲故事;成双的情侣、三五成群的朋友散落着,黄土的山道上遍布着悠闲和惬意。走在这样的山道上,人们早忘了置身在滚滚红尘里的喧嚣和冲动。那些所谓的荣辱、得失、甘苦、悲欢,都变得很淡很远。 

山谷里间或出现的庄稼也是宁静而质朴的。与其他高山大山不同,护驾山这座小山上的庄稼多生在山的北坡。北坡的山谷内,数条细线般的溪流沿着灌木丛生的山谷流淌,时间长了,便积淀出好几块小平原,这该是“冲积扇”了。山腰里隐约秀出一些庄稼,一些果木。寒露已过,花生早已收获入囤。红薯的叶子虽然已经泛黄,长长的秧蔓还在耐心地盘错、延展,编织着几许梦想。棉桃儿有的鼓破了肚皮,露出白花花的絮儿,似乎迫不及待;也有正绿着的,还在为长大而努力。酸枣儿已经空了枝头(被我摘去不少);农民摘剩的山楂还有一些挂在树梢上,红艳艳地不肯跌落。 

护驾山绝大多数树木是原生态的,随山形和地势蔓延滋生,稀疏杂乱,缺乏章法,种类倒也齐全。北方的树木这里几乎都有,白蜡,黄楝,紫叶李,国槐,柿子树,五角枫,鸡爪槭,这边山坳里一丛,那边山坡上一簇。但多是散兵游勇,形不成规模,无法凝聚为大一点的部落。类似爬墙虎一类的攀援植物随处可见,只要有岩石,便只顾认真地去攀登。只可惜松树少了些,听不得松涛阵阵,少了几分庄重肃穆,多了一些热闹随意。

不知何年何月,是哪一阵秋风吹来,还是哪一群多情的鸟儿衔来了种子,临近山顶处盛长着好大一片楸木和黄栌。不到山顶是看不清楚的;临近山顶的时候,却又那么令人震惊。眼前的它们已经是红绿参半,即将走向最后的烂漫和成熟。可能是腼腆和谦逊的缘故吧,它们先从最下面的叶子红起,然后再向上、向周身,悄悄弥漫。晚秋的山顶此刻成了多种颜色的海洋。火红、金黄、翠绿,竞相荟萃,一起构成奏鸣曲的五彩音符。在经历过春风的抚爱和夏雨的洗礼后,而今它们又在秋风中以滴血的姿容灿然怒放,好像要把一生的华彩和精神都展现在叶面上。置身于红叶丛中,但见人与山石、与枫叶早已浑然一体。在它们周边,处处都是惊艳的美丽。秋风吹过时,往往一树引领,集体呼应,似乎整个山林都跃动起来。

 偶尔会有几片红叶天使般寂然飘落,几乎让观者的心脏也随同它们一起凄美地跳动。那些落地的红叶,其实已完成了它们的使命。它们选择像流星一样,在最美的时刻陨落,是想用动人的身躯将天地装扮得艳丽一新,以此来回报日夜滋养承载它的大地。看着无言的美丽的它们,我久久伫立,不愿意离去。真想用手机发几条短信,把它们的魅力告诉远方的朋友,让他们跟我一起品读这护驾山的晚秋。

 护驾山的秋意浓郁得化不开。

 护驾山的秋意不知道还有几个人会懂得。

   

                           2008.10.14初稿,10.16深夜,教书匠大李改定于听雨轩

  评论这张
 
阅读(1405)| 评论(4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