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听雨赏雪 大李的休闲屋

天青色等烟雨 , 而我在等你

 
 
 

日志

 
 
关于我

大李,草木之人也。三尺微命,一介书生。杏坛一先生,学海一后生,人群一小生。优秀一读者,平庸一论者,拙劣一写者。其人寒碜,其貌磕碜,其状凄惨。百无聊赖日,且饮三杯两盏淡淡酒,江郎才尽时,漫读十本八本野闲书。粗茶淡饭吃饱,做几分如履薄冰的工作,听雨赏雪睡足,写几段词句不通的文字。不稼不穑,常有愧怍之心,为人为文,从无满意之处。不说了,扯远了,看看拙文吧……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散文:洼陡小流域山行  

2011-10-15 14:34:02|  分类: 游记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听雨轩大李                                   原创散文]

 

参加完活动,我们一行数人驱车到深藏在这山窝窝里的农家餐馆用中饭。吃饭的地方叫做石门村,村民们就地取材,依山砌就一座座石头庭院,房屋高低错落,尽随山势,隐约中似有韵律暗作呼应。因了下游的洼陡水库,我称这一大片山区为洼陡小流域。此处山连山,山套山;沟壑纵横,山溪淙淙。时令刚过秋分,洼陡小流域的秋色已渐浓渐深。

宾主各草草地饮了两杯沂蒙老乡酒,便迫不及待地继续进山。车子沿曲折的山路蜿蜒前行,虽是山路,却为水泥铸就,是“村村通”工程的产物。路颇窄,偶有满载花生秧的农用三轮相遇,小心地会车,倒也好走。一路植被茂盛,黄白相间的雏菊,挂满红果的山楂树,挑着无数黄色小灯笼的柿树,果实毛茸茸的板栗树,满身小刺的酸枣树,密密匝匝而郁郁葱葱,占据了群山的角角落落。虽是初秋,尚未见多少黄叶枯叶。因了这些葱茏的树木和青草,路似乎显得格外低矮,仿佛深勒在山腰之间的细线,时隐时现。中午气温尚高,虽不闻蝉鸣,鸟儿们却依旧欢腾啁啾,大约是可吃的东西多多,满心欢喜而不知气温渐凉秋之将至。灰喜鹊旁若无人地谈笑风生,长长的尾巴颤动起一树树枝杈;野山鸡咕咕地觅食着,声音略比家鸡粗狂雄浑,七彩的翅膀时而扑棱出些动静,似乎隐藏着一些传奇。

今秋降雨颇频,雾霭轻轻,一路缭绕,仿佛一层飘渺的薄纱。薄纱下面,一路掩映着七八个零星的村落。于是想起小杜的诗句:“白云生处有人家”,果不其然。穿行到一座叫做岳峰的小村,古朴、闲适,安静,随意,如远古的轻梦,又如黄公望笔下的山水。于是想停下车来细看端详,也还是应了小杜的佳句:“停车坐爱枫林晚”。

细读一座座农家小院,感觉心静得出奇,美得出奇。村里多为石头砌筑的房屋,跟石门村相似。正是秋收时节,山里的村民却不紧不慢地忙活着,似乎沿袭着数千年来亘古不变的节奏。花衣服的年轻媳妇坐着小木椅,静静地摘着花生秧上的果实,刚学步的儿童在一旁掰着石榴轻轻咀嚼。大门外的老汉叼着烟斗给黄牛添料儿,似跟老牛谈心。一只黑狗盘腿卷尾,安卧在碾道里,无意理会我们这些山外生客。梨树枝条上,满挂着金灿灿的果实,它们恣意地探出低矮的围墙,触手可及。街头路面,遍晒着一摊摊绿豆、芝麻和金灿灿的玉米棒子。随手递上支烟卷搭讪,憨厚的中年汉子便畅聊起今年的收成,频频让我们尝他刚摘下的花生。门槛处,笑盈盈的老太太悄悄看着我们,手里的针线活儿未曾停顿。平素忙于事务耽于家务,眼前这悠然的图画,我近年见得是少之又少,似乎悠有年矣;又感到自己在哪个方面似乎丢掉了些什么。村子东面地势低了很多,远看去,便能很轻松地将村子全貌尽收眼底。除石头房子外,村里近年来也增加了点现代建筑,外墙镶嵌着各色瓷砖,房顶上点缀着些太阳能热水器,很自然地显露出时代演进的痕迹。

揪了把酸枣惬意地呷着,我们沿山路继续缓行,眼前复又现出一小片很见特点的石峰林,五六片瘦削修长的山尖,生动突兀地屹立在不远处,活像盆景版的小黄山。由于和周围片石舒缓的曲线迥异,石峰林似乎来得有些突然,有些特立独行。再行不远处,看到一座别墅样的小楼,掩映在成片的樱桃林中。小楼线条质朴,风格却婉约轻盈,似舞似飞。大约是哪位高人在此避世耕读。

车过小楼,山路开始往下迤逦蛇行。蓦地,眼前顿时明亮开阔起来,瓦蓝的天空下,静卧着一池泱泱的碧水,这便是常常听人说起的洼陡水库了。库坝不高,水面还算开阔,与周遭碧绿的山岭无痕衔接,显得格外自然、安祥。因了绝无污染且地势较高的缘故,水面澄澈明亮,幽静而内敛,真个是“清粼粼的水来蓝莹莹的天”。其深邃,让人淡定从容,生出一些禅意;其悠远,又让人凝神静气,生出一些古意。这水,可以照我明眸,可以鞠来入口,可以“濯我缨”,映我心。这水,足以“独钓一江秋”,也足以慰藉我单薄的生命。

近两个小时的光景,车子方从洼陡小流域幽深的山坳里驶出,连连秋色让人不忍归去。在回城的路上,我萌生出两个想法。一个是,此地的新农村建设能不能缓一缓,能不改造最好,那样才能保住那些白云深处小村落的原始风貌。另一个是,退休之后能够常来此地,转转走走,最好每年能到那些石头庭院里小住几周,倾情领略一下这里的清风朗月,蓝天白云……

                       

                                                                                                           2011.9.24,教书匠大李写于听雨轩

  评论这张
 
阅读(845)| 评论(4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