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听雨赏雪 大李的休闲屋

天青色等烟雨 , 而我在等你

 
 
 

日志

 
 
关于我

大李,草木之人也。三尺微命,一介书生。杏坛一先生,学海一后生,人群一小生。优秀一读者,平庸一论者,拙劣一写者。其人寒碜,其貌磕碜,其状凄惨。百无聊赖日,且饮三杯两盏淡淡酒,江郎才尽时,漫读十本八本野闲书。粗茶淡饭吃饱,做几分如履薄冰的工作,听雨赏雪睡足,写几段词句不通的文字。不稼不穑,常有愧怍之心,为人为文,从无满意之处。不说了,扯远了,看看拙文吧……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散文:身在黄河入海口  

2011-04-14 20:27:05|  分类: 游记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散文:身在黄河入海口 - 听雨赏雪        大李  - 听雨赏雪 大李的休闲屋

[听雨轩大李                                    原创散文]

 

  

“你一定要去黄河口吗?早春的黄河口植被不是多好哦。再说水量也不大……”二十多名同行在滨州晚餐时,当地朋友、滨州学院的吴教授不很赞成我们去黄河口。

不到黄河心不死。

已经呼吸到渤海之滨的气息了,就要到达黄河的嗓子眼了,想看看河与海相拥相会的念头已经呼之欲出了。身边有车,囊中不缺盘缠,谁又愿意与黄河口失之交臂呢?于是成行。

从滨州市区到黄河口,共两个多小时的车程。一路相伴,最多的就是两样:一是房前屋后不时探头到路边的桃花,娇艳灿烂,美得不行;再就是那些广布在田野里的驴头般的抽油机(属胜利油田所有;学名“曲柄游梁抽油机”),他们是那么的忠实、温顺,那种仿佛千年不变的耐心,着实让人敬畏。与此相比,大平原上那些正在返青的小麦似乎只是个背景,没有人去关注它们。车上人心照不宣,惦记着的都是黄河口。黄河口究竟是什么样子?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想象,都在眯着眼睛勾勒着,那河海相恋、天地亲吻的千古风流,到底是一种什么样子……

车过景区收费口,湿地的特征便很明显了。苍苍茫茫,漫无边际;连天衰草,星湖点缀,这是对黄河口湿地最初的感知了。只可惜是早春,植被还在半梦半醒间沉醉,颜色总体上是枯黄的,有些衰败的景象。唯有那些野生的柳树,似乎正进入青春期,绿得亮眼,绿得明快。近海风大,柳枝儿摇曳得有些凌乱,像半大少年不太熟练的街舞。干枯的芦苇,半人高的野草,散布着的池塘,随处活动的鸟类。没有想象中的葱绿油润,没有传说中的遮天蔽日和声势浩大。

主角登场了,一条大河出现了。长龙一般曲曲弯弯的河身,开始和公路并行,且渐行渐宽。这条大河,娴静如淑女,敦厚似高僧,虽在流,却缓慢得几乎没有了速度,凝滞得有些依依不舍。这条大河里更看不到一朵浪花,没有汹涌的波涛,没有诡谲的漩涡。颜色更是名副其实,黄,出奇的黄、格外的黄、深沉的黄!河身混浊得象慢慢流淌着的黄缎。阳光下,不时也会映来刺眼的波光。一切近在咫尺,真实的让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毋庸置疑,这便是黄河。

三万里河东入海,五千仞岳上摩天。黄河水在经过了一万多里的艰难跋涉,冲破了群山的阻挡,谢绝了河滩的羁留,在这里终于就要投向大海的怀抱了。大海将以宽大无比的胸怀接纳这条生命之河,岁月之河,心灵之河……

怀着多年的希冀,含着从心底深处涌上来的热泪,我深情地看着你,看着眼前这条曾经九曲回环的大河。这条数千年来孕育了14亿同胞、深深地滋养着一个民族心灵的母亲河,就是你吗?“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李太白吟咏着的就是你吗?“风在吼,马在叫,黄河在咆哮”,抗日烽火中无数仁人志士战斗中高歌着的就是你吗?我的黄眼睛,黄皮肤,都是拜你所赐、从你绵延万里的躯干里漂染成的吗?你从青海雪山辗转到蒙古草原,从黄土高坡折返到华北平原,奔腾抑或是咆哮!到了这蛮荒的渤海之滨,为什么变得如此沉稳凝重,如此舒缓温和。我不禁要问,你桀骜不驯的脾气呢?你的壮丽磅礴的气势呢?是留恋这块厚土、舍不得跟大陆就此诀别;还是在构思着绝美的诗篇,正在义无反顾地奔向蓝色的汪洋?

此刻的我在想,是谁给你意志和力量,千百年来以精卫填海般的执着,果敢决绝地奔流不息?你作为全世界输沙量最大的河流,每年以2.21平方公里的速度向海内延伸,年均造陆32平方公里,沧海桑田的自然规律在这里得到了真实的体现。这脚下的土地啊,原本就是一片海,是你日复一日地填海造陆,方孕育出这块茫茫无垠的芳草绿洲--黄河三角洲。汛期还早,水流尚浅,我们的汽船无法越过拦门沙继续前行,无法抵达两公里前面的河海交汇处。但船头的我可以凭栏想象,想象你的身躯继续延伸前行,如一条巨型黄舌伸入蔚蓝的大海,把浑浊的河水与碧蓝的海水劈为两半,河黄海蓝、泾渭分明……

有什么样的期待,你就会收获什么样的感觉。幼时便熟背“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河流”,一直在憧憬着这条大河入海的场面,如今就这么真切地看到了。来黄河口之前,一个朋友曾告诉我说,听着博客里你最喜欢的那首《琵琶语》,感觉人世悲大于喜,苦多于乐。我又何尝没有相同的感觉?带着各种疑问,揣着一些苦闷,今天我来到了这里,想在这里寻觅答案。想我们既然生活在柴米油盐的真切世俗里,活在人事茫茫的万丈红尘中,工作劳顿、生活艰辛、人事纠葛、亲朋故去,谁又能没有烦恼,没有苦闷?但当你来到这黄河尽头,目光掠过舒缓的河床,纵有柔肠百结的心事,也会逐渐变得冷却,变得释然。

万里黄河,万古黄河。纵然时空无限,纵然世人赋予它再多的溢美和夸赞,它还是有尽头,将来还会消亡(地球尚有54亿年寿命)。人都会期待长命百岁,谁又能逃过宿命?生命总有终结的那一天。所有盛开的花朵,终归都会谢的;所有的高贵宏大都会归于沉寂;所有的华美绚烂,终究都会归于腐朽。一切都是浮云,一切都是须臾即逝的无常。花开有时,人生苦短,既然我们还真真切切地活着,此刻还有血有肉、有生命有灵魂,就该认认真真地活着,就该感恩亲人和朋友,感恩上苍和土地。珍惜好今天,善待好眼前,才是最重要的。让所有的疲惫、忧烦和纠结,一起随着这眼前的黄河流入大海去吧!

此次黄河之旅,尽管时令不恰,行程匆匆,看到的景致有些暗淡,甚至有些潦草。但从另一个层面去想,在短暂的人生际遇中,能够亲眼看到黄河入海的瞬间,于我已经是很美丽很陶醉的事情了。

 

                                 2011年4月14日,教书匠大李于听雨轩

 

 

 

  

 

 

  评论这张
 
阅读(1359)| 评论(4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