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听雨赏雪 大李的休闲屋

天青色等烟雨 , 而我在等你

 
 
 

日志

 
 
关于我

大李,草木之人也。三尺微命,一介书生。杏坛一先生,学海一后生,人群一小生。优秀一读者,平庸一论者,拙劣一写者。其人寒碜,其貌磕碜,其状凄惨。百无聊赖日,且饮三杯两盏淡淡酒,江郎才尽时,漫读十本八本野闲书。粗茶淡饭吃饱,做几分如履薄冰的工作,听雨赏雪睡足,写几段词句不通的文字。不稼不穑,常有愧怍之心,为人为文,从无满意之处。不说了,扯远了,看看拙文吧……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散文:闲话饮酒  

2009-07-25 07:16:29|  分类: 心情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听雨轩大李                          原创散文]

                                (原创)散文:闲话饮酒 - 听雨赏雪        大李  - 听雨赏雪  大李的休闲博客

 

饮酒的人中间,总有闲人会出来总结饮酒的掌故。大李便是闲人中的一个。

大李不善饮酒,遇有应酬,只能勉强应付而已,白酒超过三两或啤酒超过两瓶,便觉昏昏然飘飘欲仙然。酷夏日长,出于解暑和消遣,聊点儿饮酒的话题吧。

 

一, 我的酒缘

 

幼时生活在农村,家乡父老没钱买酒,但可以用粮食换,记得好像是三四斤地瓜干可以换上一斤酒。用地瓜干酿出来的酒叫白干儿,度数高,味道有些苦涩,本不是什么好酒,但父老乡亲仍喝得津津有味。农村人平时喝酒,没有什么下酒的菜,无非是自己种的豆角萝卜,或炖或拌,就上棵大葱,再抓上一捧自家出产的花生,便有声有色地喝起来。如口袋里有钱,到街上买些猪头肉,就觉得很奢侈了。

冬季喝酒的人最多。天寒地冻之时,农事已定,五谷入仓,更兼大雪飘飞,农村人烤着火盆没有事干,便会想到喝酒。酒友是相对固定的。几杯酒下肚,便豪气干云、豪情满怀,虽然没有喝过多少墨水,侃起大山来也是洋洋洒洒。

大李饮酒,是从上大学开始的。高二时在铁山摩崖上过中秋喝红酒那次,算不上真正的饮酒。大学时我读的是师范院校,学业不重。同学们对将来的教书生涯绝不像演讲时标榜的那样多么多么热爱、多么多么向往,很多时候只觉得前途渺茫,或多或少都有些消极思想。学习之余,从微薄的生活费中拿出一点儿钱,到街头地摊小酌,便成了我的师兄弟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我喜欢饮酒的感觉,但酒量却一直上不去。二两白酒恰到好处,脸微红,头微醺,平时喜欢安静的我此时也会话多一些。

偶尔也有超水平发挥的时候。

1989年秋,同学阿东在邹城市公路局做实习会计,我和同学阿涛去看阿东。阿东从食堂里买了两大碗炖菜,三人便偎在一起饮酒。我们仨年龄相当,经历相似,酒逢知已千杯少,边喝边聊,不知不觉,两瓶孟府大曲喝了个底朝天。引得看大门的老大爷到楼上看了好几回。这大约是当时喝酒最辉煌的一次,以后,再也没有达到这个水平。

我不喜欢攀别人饮酒,对不能喝或不愿喝的从不勉强。需要用敬酒表示亲近的,也只是礼让一下,并不十分较真。敬酒是有很多诀窍的。有时遇到有酒量但劝不动的人,可以采取激将法:“这杯酒,我干了,要是不行你就随意。”言毕一饮而尽。把对方逼到南墙下,不喝不行。不过这种方式得看场合和对象,要好的朋友,喝到一定的境界,便会屡试不爽。如果自己一饮而尽,对方却滴酒不沾,便会在心底埋怨:此人真不江湖!

 我喜欢看人在喝酒时的种种表现:强者一杯见底,弱者苦苦哀求,滑头者混水摸鱼,好胜者宁醉不屈。酒桌上,可以看出各人的性格、秉性和智慧。酒桌上,可以窥测到社会的缩影。

 

二, 饮酒的境界

 

 琴、棋、书、画是中国人在文化上的四件雅事,吃、喝、玩、乐是普通人在生活中的四个乐趣,其中的“喝”就是饮酒。今天,我们把饮酒当作应酬、公关、聚会的主要手段,酒的交际功能大大增加了,可是,酒的文化功能却大大削弱了。实际上饮酒是有境界的。即便是农民,没有乐趣,也不会去饮酒。有点文化的人,更加讲究境界。境界取决于人的素质品味,取决于环境,有时候与人数也有莫大的关系。

先从人数上分一分境界。

一是人数较多的聚众而饮。这样的酒局除了公务接待外,多为专门的聚会,有时候是碰班子,多数没有明确的主题和目的。同学、同事、同乡,各种名目交汇,八九人或十余人列坐开来,一大桌人觥筹交错,你来我往,酒杯碰得叮当响,白酒,啤酒一杯接一杯,荤素段子一个接一个,好孬香烟一根接一根。几杯黄汤下肚,生活中的积怨,工作中的挫折,感情上的块垒,便会纷至沓来。于是,该说的说了,不该说的也说了。酒成了说话交心的药引子,同时也成了生活和性格的还原剂。聚众而饮是最大众、最草根的饮酒方式。

二是两三个人一起饮酒,即古人所说的与“二三子”饮。这类酒局多为知己之间的小聚。“知我者二三子足矣”,知音在精不在多,真正值得经常玩在一起的,也就那么二三个人或三五个人。唯其人少,交流才更真切更深入。因为人少,才不拘形式、不论场所。乱糟糟的大厅可以饮,优雅静谧的精舍可以饮,山下陋室、水边茅亭乃至夜市地摊,均可以呆坐半晌,畅叙幽情。与“二三子饮”是一种弥足珍贵的饮酒方式。

三是为公关或者酬谢而设的酒局。这类酒局里,饮酒者一般不多也不少(10人以下);请客与被请客的人员则阵营分明。请客方功利性极强,为了实现目的,极尽奉承、奉劝、逢迎之能事,唯恐客人喝不足喝不好。被请方也放不开,惦记着“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勉强应付而已。这类酒局无论多么奢华,多么貌似高雅貌似友善,均称不上有品味的饮酒方式。

独自一个人饮酒是饮酒的特殊境界。这种境界根据其目的和功效又可以分为几种“亚境界”。

亚境界一,千金买一醉。这是为了饮酒而饮酒的境界。大李曾有同事阿雷阿玉等,他们酷爱饮酒,每顿必饮。阿雷下了班,老婆已将一盘花生炒熟,阿雷便打开拧开专门盛散酒的5kg塑料桶,满满地斟上一大杯,从新闻联播开始一直喝到晚间新闻结束。我十几年前的领导老陈,生前只有一个爱好,那就是饮酒。他老人家不仅两顿正餐要喝,连每天起床晨练前,也要先喝上二两。犹记得在八十年代初,老家西街的杜老头,平时买不起酒喝,但好在这家代销店有赊酒的习惯,村民赊了账,等收了秋以粮食顶账。杜老头每天晚上睡觉前,都要到代销店里喝上一小碗酒。他喝酒时,生怕跑了味道,喝完后总是把嘴巴绷得紧紧的,有时还用袖子捂上,别人跟他打招呼,他只是点点头,并不答话。

亚境界二,花间一壶酒,把酒问青天。这是古今文人或类文人追求雅和潇洒的一种境界,李白、嵇康、苏东坡、李清照、郭沫若,无不在酒中找寻创作的灵感,找寻人生的真谛,找寻生活的欢乐。今天看来,这境界颇有些小资情调。从中国传统文人的视角来看,若没有音乐,没有明月,没有诗歌,如何能够畅饮?可在西方人看来,醉后作诗无异于撒酒疯。李白曾经曰过:“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柳永也曾经曰过:“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曹操说得就更加明了啦,“何以解忧?唯有杜康”。醇香的美酒和诗情画意的美境自古以来都是文人的爱物。这些人真的很爱饮酒吗?其实不然。醉翁之意不在酒,欧阳修曾经在《醉翁亭记》里面曰过。赏良辰美景心旷神怡的是少数,更多的则是不得志而消遣循世的,郁闷而排解的,王顾左右而言他的,借酒劲儿麻醉自己难得糊涂的,个中三昧,颇费神伤呢!

亚境界三,酒吧里饮酒。电影里常常看到这类镜头。酒吧里饮酒是不用菜的,酒好不好也无所谓,只要杯中盛满的是酒就可以了。常进酒吧的往往都是很有魅力的男士,在某一个深沉的下午或者夜晚,深沉地端起一杯啤酒或者洋酒,伴着酒吧里或疯狂或浪漫或神秘莫测的音乐,慢慢地啜饮。品味着那些不知是蕴藏在酒中的,还是饮酒者生命中的,醇香恬淡?悲苦哀愁?浪漫决绝?一时间,人生之百味伴随着酒精的弥散,涌上心头。此时,酒幻化成了一种默认的载体,酒里寄托的是信任,是理解,是安慰,是释放,是升华。

现在,再探讨一下饮酒的外部环境。

什么是理想的饮酒环境?饮酒的人员、地点是环境中最重要的因素,此外,酒肴酒器也是其中的重要构成(限于篇幅,不再赘述)。昊彬就曾做过如下概括:饮酒人的理想性格是:高雅、衰侠、直率、忘机、知己、故交、玉人、可儿。饮酒的理想时令是:春晓、花时、情秋、瓣绿、寸雾、积雪、新月、晚凉。饮酒的理想地点是:花下、竹林、高间、画舫、幽馆、曲石间、荷亭。另外,春饮宜庭,夏饮宜郊,秋饮宜舟,冬饮宜室,夜饮宜月。看看这些元素,您是不是觉得颇有些小资情调啊?

末了,让我们再看一看酒仙们怎么总结饮酒过程的,他们总结时所用的比喻,有时候真令人拍案叫绝。

--饮酒时,酒仙们端起酒杯后的三个连贯性动作是:望星空(仰起脖颈),鸟叫声(啜酒入口),探照灯(向酒友表示已经喝尽)。

--饮酒的四个阶段是:少女(文明进酒阶段,谦让再三),少妇(轻松饮酒阶段,放开饮酒),泼妇(酗酒阶段,捉对厮杀),老妇(醉酒阶段,不再饮酒);这“四部曲”也可表达为四个“语”,分别是:轻声细语,快人快语,胡言乱语,不言不语。

--有时候客人对主人开玩笑:“菜好点不要紧,酒可不能孬了!”主人则劝客人们:“起开的(酒)都喝了!没起的都启开!酒不够再上!咱不差钱!”有的客人打诨说:“抓紧喝快些喝!早喝了早醉,早醉了早醒……”另一名已经醉了的则说“我喝高了谁都不服,我就扶墙……”

最后,请允许大李用一名男同事醉酒的故事来结束本篇小品文吧:

大李的同事阿春,在一次喝高后回家途中,对着路边的小树解小便。完事后,竟将衬衣和这颗小树一起束进了裤裆里,任凭阿春怎么走也走不动!阿春还以为别人跟他开玩笑,拉他不让他离开,他阁下还生气地推着小树嘟囔:“你别拉我!--天晚了,开什么玩笑!我得回家啦!”

                                            

                                                                  2009.7.10-24教书匠大李写于听雨轩

  评论这张
 
阅读(815)| 评论(6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