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听雨赏雪 大李的休闲屋

天青色等烟雨 , 而我在等你

 
 
 

日志

 
 
关于我

大李,草木之人也。三尺微命,一介书生。杏坛一先生,学海一后生,人群一小生。优秀一读者,平庸一论者,拙劣一写者。其人寒碜,其貌磕碜,其状凄惨。百无聊赖日,且饮三杯两盏淡淡酒,江郎才尽时,漫读十本八本野闲书。粗茶淡饭吃饱,做几分如履薄冰的工作,听雨赏雪睡足,写几段词句不通的文字。不稼不穑,常有愧怍之心,为人为文,从无满意之处。不说了,扯远了,看看拙文吧……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散文:临街的面馆  

2009-06-06 11:23:05|  分类: 心情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听雨轩大李            原创散文     旧时明月系列之一]

到那时,他的那些美丽厚重的记忆碎片,那些欢快温馨的心绪片段,又该怎样寄托?
   

                                                  (原创)散文:临街的面馆 - 听雨赏雪        大李  - 听雨赏雪     大李的休闲博客   临街的面馆

     这是一家标着“正宗兰州拉面”的面馆,位于县城中心街路南,经营有二十年多了,他和很多同学都知道。 
   有时隔两星期,有时更长些,这家面馆靠着临街窗子的座位上,总会有一个略显斯文和拘谨的男人坐到这里吃面。这人衣着简朴,走路和吃面差不多,都是轻轻悄悄的、慢慢吞吞的。由于每次都坐到相同的位置,店里的伙计虽不知道他的姓氏,但已经把他当作了熟客,不用问话,便会吩咐灶上的大师傅:大碗牛肉面一碗……
   在等着煮面的当儿,男人常常摸出包香烟,抽出一枝来,习惯性地在手心里撴上一下,然后点上。在淡蓝色的烟雾里,男人的目光早已经透过窗子玻璃,弥漫并定格到大街对面的一座三层楼前。楼颇为陈旧,十几年前,市里改造了这条中心街,楼的外壳给包装成了很洋气的欧式;年轻人会以为它很时髦,而这个男人却不会。他最知道这座楼当年的模样:红砖砌就的墙体,灰色的水泥券梁被红砖镶嵌着;木头窗子,没有钢筋棂(防盗用)。当时的这座楼四四方方的,朴素本分且略显木讷,就像他。
   面很快端上来了。青花瓷大碗,褐红的汤,油恍恍的,在嫩绿的葱花和香菜段儿中间,几片不能再薄的牛肉戳在面碗的中央,好像一篇文章的中心思想。男人用筷子将面条轻轻地挑起,又向碗里浇上些醋,然后温馨地吃面,香香地喝汤,眼睛始终瞧着街对过的那座楼。
   每次吃面几乎都是这幅模样。
   店里跑堂的伙计看惯了他静坐在窗前吃面的模样,常在一旁悄悄地觑他,似乎很好奇。看衣着,他不是个富人。富人会来这种地儿喝拉面吗?再仔细看,他好象又不像出苦力的贩夫走卒,因为他双手胖乎乎的,走起路来很沉稳,跟人说话也那么不温不火的。大约是名教书先生吧,伙计幽幽地想。
   “叔叔,您为什么总喜欢看那座楼?”终于有一天,伙计耐不住心中的纳闷,向男人问。
   “猜猜看。”男人微笑着回答伙计。伙计想了一想,摇摇头。
   轻轻地,男人笑了笑。他亲切地告诉伙计:“二十多年前我读高中的时候,就住在那座楼的一楼东头。那时候,我经常来你们这里吃‘川味面条’。那时候,估计还没有你吧?呵呵…… ”  
   “那您肯定对那座楼很有感情咯?--只可惜我没有读过高中。初中毕业后就来这里打工了。”伙计变得感慨起来,深沉了许多。眼前这个伙计的年龄,应该跟男人读高中的时候差不多吧,他想。
   他开心地挑起一串面条,哈了一下热气。热气便如雾霭一般弥散,也弥散了他尘封多年的记忆……
   那时候,他从农村老家考入县一中读书,开始听说了一些关于城市的常识和故事。
   上高一的时候,在这座楼里,他平生第一次吃到了精粉做的馒头。当时的他想:吃这样的馒头,如果再从食堂里买菜吃,那就太奢侈太忘本了。当然也没有这么玄乎,父母知道他学习很苦,总给他送些零钞来。食堂里的菜还是经常吃的,尽管清淡得没有什么滋味。周六下午没有课的时候,他也会和其他住校的同学一起来这里,叫上碗“川味面条”,美滋滋地享用。那时候的他们饭量都很大,且都喜欢吃辣。一碗面,总要浇上小半碗剁辣椒,直疼得老板娘辣椒一般冒火。
   从教室到宿舍,再从宿舍到教室,每天每天,他们都过着相同的日子,相同的阳光下演绎着相同的节奏。偶尔也会冒出些新的花样,那就是他的可爱的同学们会在读书生活之余,自己寻找些独特的乐趣,这些乐趣至今温馨依旧。
   同学中有一位被称为“半仙”的,叫时阿杰,他每天晚上在大伙尔睡觉前,总要讲一段鬼狐的故事,讲到恐怖处,有胆小的同学往往下得连做噩梦。一天晚上,班主任孔老师暗查作息制度遵守情况,他老人家在宿舍外窗户边,正偷听有谁在熄灯后聊天,时阿杰说:有一名红眼绿鼻子的魔鬼正在窗外窥视我们,大家赶快蒙上头……话还没有说完,立刻便传进窗外班主任严厉的呵斥:“你们才是魔鬼……”骇得大家小半夜都在忐忑不已,第二天早读前时阿杰主动写了检讨。
   更多的乐趣还是在宿舍吃饭的时光。大家从收音机里听着李玲玉的专辑《甜甜甜》,欣赏着阿章同学夸张的少林拳表演,听阿忠同学慢条斯理又神乎其神地讲诉气功的入门诀窍,羡慕地看着邵阿奎神经质般地背诵英语课文。最开心的事情莫过于听毛阿六点评我们班的女同学了,谁的头顶上扎了对小铃铛,谁穿高跟鞋走路时婀娜生姿,谁的眼神最会放电,谁的嗲声嗲气最让男生作呕……
   刚入学的时候,同桌阿杏-一名家住城里的大眼睛女孩,把从家里拿来的香蕉递给他一根,他阁下接过来就大口去咬,把个女同桌逗乐了。原来他不知道吃香蕉还要剥皮。多少年过去了,他还经常跟同窗们津津有味地提起此事。
   他喜欢在课余时间猫在宿舍里读书,特别是一些文学名著。如饥似渴地到学校图书馆借书,到县图书馆借书,也经常借同学阿英、阿虹和阿山的书,也因此耽误了不少学业。学当时的学习任务很重,高中嘛!所以能读书的时间不是太多。但对于一个痴迷于书的人来说,他自有挤时间的办法。这样一来,读书的时间其实也不算少了,早晨醒来,午休前后,晚上睡觉前,周末不上课的时候,都是黄金时间。宿舍成了他最可以暂时摆脱繁重学业的伊甸园。
   当时的他读的最多的是小说,散文次之,诗歌也读一些。他喜欢三毛的文字,但却觉得三毛有些怪诞,而且似乎也不够漂亮。他曾经迷恋海子和北岛的朦胧诗,攒了钱去买泰戈尔,去买顾城和江河的诗集。他喜欢琼瑶编织的那一串串凄美的故事,却又觉得那些故事不够深刻。他酷爱读鲁迅,尤其是他的散文,他的中短篇小说。他不喜欢读鲁迅先生的杂文,并非觉得鲁迅先生写的不够好,而是觉得读鲁迅的杂文,他的内心太容易进入当时的社会环境,太容易融入鲁迅先生沉重悲苦的心灵环境,读时感觉自己的心灵太沉闷压抑,也太痛苦。
   他忘记不了自己饶有兴致地背诵《静静的顿河》卷首诗,忘不了跟同宿舍的同学们一起,忘情地收听收音机里李野默播诵《平凡的世界》,宿舍里安静的可以用鸦雀无声来形容;更忘记不了他枕着巴金的《家》,为觉新和梅表姐的爱情,为鸣凤和婉儿的遭遇而泪流满面。多少年过去了,他还记得巴金说的话:“我始终记住:青春是美丽的东西,而且这一直是鼓舞我的源泉……” 那时候,他睡不着觉的时候,常常对着窗户透进来的月光,想为自己含辛茹苦的母亲、憨厚的小弟和慈爱的爷爷。那时他仿佛觉得,所有写乡愁的诗好像都是为了自己而写的。尽管,县城距离老家不过二十公里路程。
   如今,那座老宿舍楼还往事如烟般地肃立在老地方,那座当年曾经轻盈靓丽、如今已经甚显疲惫和沧桑的老教学楼,也还在那里沉默不语,他听市领导说,新一中第三期工程竣工后,老校区的学生们都要迁到位于城东的新校区内,届时旧校区要整体拍卖。那时候,这里将会变成繁华的商业中心或者住宅小区了。那时候,眼前这座宿舍楼、教学楼都将不复存在。到那时,他的那些美丽厚重的记忆碎片,那些欢快温馨的心绪片段,又该怎样寄托?
   “ 明天还要来喝拉面!”他下决心一般,在内心对自己说。不是吗?趁着楼还在,趁着心还年轻!他悠悠地想着,站起身向面馆外果断地踱去。
                  
                                2009.5.27-6.6,教书匠大李于听雨轩

  评论这张
 
阅读(949)| 评论(8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