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听雨赏雪 大李的休闲屋

天青色等烟雨 , 而我在等你

 
 
 

日志

 
 
关于我

大李,草木之人也。三尺微命,一介书生。杏坛一先生,学海一后生,人群一小生。优秀一读者,平庸一论者,拙劣一写者。其人寒碜,其貌磕碜,其状凄惨。百无聊赖日,且饮三杯两盏淡淡酒,江郎才尽时,漫读十本八本野闲书。粗茶淡饭吃饱,做几分如履薄冰的工作,听雨赏雪睡足,写几段词句不通的文字。不稼不穑,常有愧怍之心,为人为文,从无满意之处。不说了,扯远了,看看拙文吧……

(原创)小说: “小职员”毛阿六  

2007-10-06 20:19:43|  分类: 同学少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听雨轩大李                                                 原创短篇小说]

                               

        前几天,我参加一个活动时,高中同学毛阿六的三哥毛阿三告诉我说,你同学阿六现在上海某著名公司任CEO,混的很“大发”,住别墅,开宝马,有时间到沪上去,找他请你坐坐“磁悬浮”,到金茂大厦的空中餐厅撮上一顿,晚上再看看黄浦江夜景。“大发”在我们邾城这里是说混的很好的意思。听说阿六混的不错,我自然很为他高兴。但我知道,即使我真的到上海去了,也不会让阿六为我破费的。
         现在的阿六应该是什么样了呢?我不禁回忆起了昔日的阿六。

         毛阿六在家里弟兄姊妹中间排行老六,1985年我考到县一中读高中,报到的第一天第一个遇见的同学就是他。我不见他已经十一二年了。他学历不高但智商很高,个子不高但心比天高。总是非常乐观劲头十足的样子,很少在别人面前唉声叹气。只是,有时候阿六与众不同的的思维和特立独行的做法,有些很为同学们所不屑。
        阿六刚进高中读书的时候,学习认真刻苦。他家也在农村,我们都在一口大宿舍里住,由于床铺相邻,晚上熄灯前后,我和阿六经常谈心。阿六志向高远,一入高中便以刚毕业的校友、考入清华的黄江河为楷模,早上我醒来时,往往发现阿六已经在复习英语了。之后,我发现阿六对同学特别热情,早晨他会帮同学打洗脸水;中午帮同学打开水;在班里,经常给后进的同学讲解代数或理化习题。至于帮课代表发作业、收讲义,帮值日生扫地、擦黑板,更是经常的事情。我对他充满了仰慕之情。过了一个月后我又发现,阿六很注意头型的梳理,每次从宿舍出发到教室前,总是用那把满是油污的梳子把头发往后面抿了又抿。

       没事的时候,阿六经常提起他的二哥。那时候,阿六的二哥阿二中专刚刚毕业,被分配到县政府工作。可能是阿二的工作任务不是很多,他经常夹着一个黑色的皮包来宿舍看阿六,我们同一个宿舍的同学们也跟着阿六喊他二哥。有一次,我在宿舍里正跟阿六下围棋,阿六的二哥夹着皮包来了。阿六连忙丢下棋子,高兴的跟大家介绍说:“这是我二哥。在县政府工作。”几个在一旁观棋的同学都很羡慕阿六有这样一个当官的哥哥。阿六对自己的二哥也敬重有加,二哥简直就是阿六的偶像,是他的精神支柱。后来,二哥把他的黑色皮包送给了阿六,阿六便经常用它装几本课本或几页讲义。
        一天课间,我和阿六正在走廊里谈论“聂旋风”怎么摆平小日本,忽然有人喊:“小六,我给你带了些钱”。我抬头看到一个大约四十多岁的农民模样的男人,他相貌跟阿六很相象,穿着很朴素,上衣有些破烂,脚上是黄色的没有了鞋带的解放鞋,手里提着一个柳条编织的安全帽。可能上楼太快吧,脸上满是汗滴。他用上衣衣襟擦了一把脸上的汗,小心的从口袋里摸出一个装钱的布荷包。我猜他可能是阿六的父亲吧。只听他对阿六说“你节省些花。还缺啥不?下回我给你带过来。”阿六没精打采的接过很厚的一沓零钞,很不高兴的说:“不缺啦不缺啦!我要上课啦,你快回去吧”。我纳闷阿六何以会如此不耐烦的对待家里人。家住矿务局的漂亮女生阿云问阿六:“刚才那是你什么人?”阿六低着头答道:“是我们村一个在城里干临时工的(邻居)。”下午的时候,同学阿杰告诉我说,那实际上是阿六的大哥,确实在城里干建筑。阿六可能觉得大哥穿的太破烂,当着漂亮的女同学撒了个谎。

                                                   
       下午上课前,几个男女同学围着阿六在说笑,与上午迥异,眼前的阿六神采飞扬。我好奇的走过去才发现,原来同学们是在羡慕的评论着阿六的新皮鞋和新眼镜。只见阿六脚上的黑皮鞋光可照人,而他脸上的表情也因增加了幅金丝边的近视眼镜而生动无比。原来,阿六在午休时用上午他大哥送来的生活费,到人民商场买了这两件奢侈品,这可是全班住校男生里边仅有的一双皮鞋和仅有的一副金丝边眼镜,其它同学脚上都是布鞋,近视的同学也都戴着塑料框的眼镜。在这样的情况下,阿六的焕然一新的高级装备,不会引起地震才怪呢!从此后,每到上课前,阿六腋下总是夹着黑亮的皮包,配着脸上那副连家住城里的同学也没几个拥有的金丝边眼镜,姿态优雅的踱进教室。那神态,仿佛刚刚从县政府开完大会的二哥那样的官员。鉴于阿六个头不高且略有些背弓,走起路来总是匆匆忙忙,一副日里万机的样子。于是,女同学阿云送给阿六一个绰号:小职员。
        尽管大家经常用“小职员”的称呼揶揄阿六,但我对阿六的皮鞋和金丝边眼镜还是很羡慕的。羡慕之余,我还有点纳闷。因为阿六的家境很是普通,他平时比较节俭,甚至连一毛钱一份的菜都舍不得吃,怎么会突然买起皮鞋穿呢?后来我看到阿六经常跟城里的几个漂亮女生一块讨论问题,一起打羽毛球,还经常请她们吃冰棍儿,我渐渐悟出几分道理来。阿六是在有意识的打扮自己,有意识的接近他心仪的女同学。女为悦己者容嘛!我不是也经常在课堂上走神嘛。于是,男同学在宿舍里经常开阿六的玩笑,纷纷夸阿六有眼光。的确,与阿六经常在一起打羽毛球的都是班里较为醒目的几个女生。特别是那个阿云,柳叶细眉,杏眼水汪汪的,窈窕的身个儿,胸脯挺的不能再高。还有那个阿泓,被称为我们班的“林黛玉”,说起话来,轻悄而绵软。对她们平日的吩咐,阿六言听计从。由于生活在甜蜜的幸福中,阿六对同学们的揶揄并不生气,常常笑呵呵的摇着头说:“愁死我啦,要哪一个更好呢,都不忍心抛弃!”每当阿六在场的地方,总少不了欢快的空气。阿六虽然虚荣,但他天生一副乐呵呵的好脾气,谁也不得罪,极少跟人生气拌嘴,在班里倒也有几个狐朋狗友,尤其在女生中间颇有些人气。

                                                           
        高中毕业后,阿六和我一同考入了某师专。在号称青年养老院的师专里,我们度过了两年无忧无虑的悠闲生活。同大部分上师专的同学一样,阿六起初还想着考本科插班什么的,后来,这个念头越来越淡,最后几经历练,阿六和我都已经修炼成为一名 “够级”高手(扑克牌的一种六人玩法)。我的唯一收获是学会了抽烟,而阿六则学会了说普通话。师范生必须学好普通话是学校的硬性规定,也是我们师范生毕业后登上讲坛的必备素质之一。阿六象对待情人一样对待普通话,和它须臾不离。阿六觉得普通话提升了他做人的品味,改善了他的外部形象,于是在各个场合,他都会自觉的渗透着普通话。午饭前,他会用普通话问:“谁要捎馒头?阿六代办托运啦!”晚自习回来,他会用普通话喊:“洗袜子喽!哪位有熏死人的臭袜子、跑完马的破裤头?尽管扔到我阿六盆里来啊!”周末的夜晚,他会用普通话在走廊里高声吆喝,忽悠那些“够级”牌迷们:“有‘够级’的没有?缺五湖--!没牌!”打此种扑克需要六个牌友,每个算“一湖”。缺五湖就是光自己一人的意思 ,睿智的阿六竟诙谐至此等境界!由于同学们的普通话说的多不够标准,大家称本地(济宁市)人说的普通话为“济普”,后来“济普”二字又被淳朴的济宁方言演绎为“吉普”。“吉普”成了阿六时髦的交际工具,也成为他跟女生们交往的新名片,有一次,阿六在中文系宿舍里,一边给女生阿芬煮刚刚买来的咖啡,一边兴致勃勃的用“吉普”跟阿芬探讨人生的真谛,由于谈的过于专注,据阿芬说,咖啡都给煮糊了。可能是阿六的痴情感动了阿芬,当晚他们俩就一起看了电影。
        阿六的“吉普”在他着急的时候,有时候也会变形,特别是那次浴池洗澡的经历,成了阿六的明星般的生活绯闻。冬天的某个星期天上午,打了一夜“够级”的男生们多数在睡懒觉,学校男浴池里人很少。我和阿本、阿劲等几个同学老早就泡进了浴室里的第三个池子。男浴室内共有三个池子,前两个池子水有些烫。浴池里水气弥漫,颇有些朦胧的气氛,我们半浮在池子里,惬意的享受着热水的抚慰。忽然听到熟悉的“吉普”,还带有长长的香港味儿的尾音:“水-好-好-热唉!”原来是毛阿六到了,只见他阁下浑身赤裸,一丝不挂的从入口走过来;肩膀上搭着条旧毛巾,一只手捏着块肥皂(由于经济困难,大家都用肥皂洗脸洗澡),哼着当时最流行的《大约在冬季》,步态俨然像夹着公文包去开会的小职员。阿六来到第一个池子,很优雅的探手入池,可能是水太热的的缘故,他用“吉普”慢条斯理的骂道:“水真热!烧这么热,找死啊?!”阿六晃晃悠悠的来到第二个池子,白花花的身体透着天窗折射进来的亮光,有些眩目;而他胯间的零件则左右摇曳着,仿佛乡间小路上黄牛脖子里系着的一对铜铃铛,看得我差点就笑出声音来。只见阿六复又探手入池,很快的抽出手来大骂:“真他妈的热,煤炭不花钱了?”尽管阿六赤裸裸的躯体看的我有些羞赧,但是他居然在浴池里都能不忘推广普通话,让我非常感动。当时的同学为了将来能做一名合格教师,很多同学在课堂上努力说“吉普”,在宿舍里坚持说“吉普”,在餐厅里犟着说“吉普”,而阿六能在赤裸时说“吉普”!这种临危不乱、处变不惊的大将风度深深的感染着那时的听雨赏雪大李同学。阿六若有所思的摇着头,继续前行,这时候,只有第三个池子可供泡澡了。阿六已经看到了我们几个在池子里面悠闲的样子,他冲着同样浑身赤裸的我,优雅的点点头。这次他没有再探手入池,而是“扑通”一声跳进了约有一米半深的池子,阿六矮矮的身个顿时只剩下头部留在水面。仅仅过了一两秒钟的光景,阿六猛的从水里挣扎着探出身来,身边激起巨大的浪花。他一边摇晃着向池边沿挪移,一边破口大骂:“咱日他奶奶!烫死爷爷啦!怎么烧这么热?!”――天哪,这哪里是“吉普”?分明是济宁人最土的方言和骂人的污言。阿六慌乱的坐在水池边,惊魂未定的看着水池里的我们。我们也都觉得很吃惊,稍稍一顿才发觉,原来是阿六进水的速度太快,一下子适应不了水的高温,我们几个先来的慢慢入水,已经很适应了。这本是泡澡常有的经历,优雅的阿六却被热水烫的把普通话给忘到了爪哇国。多少年过去了,阿六当年的那场惊人之举,回忆起来仍然历历在目。

                                    
        师专毕业后,我做了一名教师,而阿六却很厌烦教师这个行当,分配后迟迟不去学校报到,最后改行进入一家中型企业,跟着厂长跑跑颠颠。阿六跟着领导吃吃喝喝,倒也开心了一段时日。好景不长,这家企业很快走向山穷水尽,工厂破产了,工人下岗了,阿六如梦方醒。
       接下来的几年,阿六先后开过小书店、小饭店、小旅社,替印刷厂和旅行社揽过业务,到全县各中小学巡回卖过教学仪器和复习资料。虽然辛苦,同学们每次见到阿六时,阿六都很乐观。他依旧胸有成竹的夹着一个豪华的小皮包,依旧戴着一副金丝边的近视眼镜,见到同学时依旧用他惯有的口吻说:“我刚刚从深圳进货回来”或者“我前几天到香港又飞了一趟,刚刚从济南下飞机”;每当同学们闹着要毛阿六大款请客吃饭时,阿六往往说:“实在抱歉,刚才我在家换西装时,把钱包给忘带了”,大家都早习以为常,然后请阿六到小饭馆小酌,一边喝酒一边听阿六大侃他“在商言商”的系列传奇。
         阿六经营“天一阁”书店的时候,他原来经营的“小香港”饭店却是去不得了,据说,“小香港”很是红火了年把,不过,还没等同学们去尝尝盐味儿呢,阿六高薪聘来的漂亮女领班丽丽一夜之间把阿六的所有款项全部卷走,消失得无影无踪。而在几个月前,阿六还给我看过他跟漂亮女领班在青岛海滨的亲密合影,说女领班怎么怎么仰慕他崇拜他。那时候,阿六摇晃着手上的黄镏子(金戒指)对我说:“咱开饭店,不图挣钱,就图几个服务员!”阿六的一席话直骇的我夜不能寐,有一次居然做梦自己也成了饭店老板。
        1995年“五一”前的某日下午,我刚上完一节课,阿六到我任教的学校。他说刚刚注册了一家旅行社,为开展业务购买了一辆大客车。阿六当着其他几名同事的面对我说,今后想游山玩水,尽管言语一声。我正佩服着阿六的神通,阿六又说由于车价较高,买完车后,手头没有办理登记、挂牌等各项手续的资金了,他的资金都在固定资产上粘着,需要向我借一千元钱,等一个月后再还我。第二天,我来到他刚刚开张的旅行社门头上,给他送去了我仅有的五百元钱,阿六接过钱连数也不数,连忙装进裤兜说:“下月一定还你!我这一会还有几件事情要出去办理,―――就不留你喝酒了。”俨然一副很忙碌的样子。
         过了一个月,我没有见到阿六。
         一直到今天,12年过去了,还是没有见到阿六。

         后来听其它几个同学说,阿六也曾向他们借过钱,有的二三百元,有的四五百元,最多的借去了一千多元,共计借了二十多个同学的钱。尽管借款的数额各不相同,而借款的理由却惊人的相似。有的说,阿六领着一个比他小八岁的女子下沈阳了;有的说,阿六为了躲债,孤身一人闯深圳去了;总之,大家一直鲜有阿六的音讯。算起来,阿六借款的数额在当时也不算小了,那时候我们教师每月的薪水还不到三百元呢。同学们后来谈起阿六来,多数比较气愤。大家的意思很清楚,阿六若真的做生意赔大了,借同学的钱还不上不还也就罢了,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大家都还过得去,不会为区区几个小钱去索债,根本用不着欺骗大家,更不该一走了之,消失的无影无踪。
        时隔多年,一直没有阿六的音信,忽然从阿六的二哥那里听说阿六混的“大发”了,我由衷的为他高兴。 不管阿六以前怎么样,也不管阿六在其他同学心目中怎么样,我总是还觉得阿六自有阿六可爱的地方。鲁迅先生曾经在诗里边说过:“历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毕竟我们同学过一场,如果他能回来,我依旧会热情的欢迎这个神通广大的“小职员”,依旧会满心欢喜的聆听他那动人的“吉普”。
                                 
                                                                              2007.10.1初稿,10.6改定于听雨轩

                              

说明:

        1,本短篇小说情节纯属虚构,万勿对号入座。

        2,国庆长假就要结束了,李老师提醒大家:休息好最后一天,养足精气神。

        3,近来气温骤降,寒露即至,李老师提醒大家:早晚多穿衣,千万别感冒。

  评论这张
 
阅读(792)| 评论(8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