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听雨赏雪 大李的休闲屋

天青色等烟雨 , 而我在等你

 
 
 

日志

 
 
关于我

大李,草木之人也。三尺微命,一介书生。杏坛一先生,学海一后生,人群一小生。优秀一读者,平庸一论者,拙劣一写者。其人寒碜,其貌磕碜,其状凄惨。百无聊赖日,且饮三杯两盏淡淡酒,江郎才尽时,漫读十本八本野闲书。粗茶淡饭吃饱,做几分如履薄冰的工作,听雨赏雪睡足,写几段词句不通的文字。不稼不穑,常有愧怍之心,为人为文,从无满意之处。不说了,扯远了,看看拙文吧……

(原创)散文:周末的碌碌无为  

2007-10-19 09:10:11|  分类: 锦瑟华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听雨轩李老师                                                     原创散文]

                                    (原创)散文:周末的碌碌无为 - 听雨赏雪        大李  - 听雨赏雪的博客

 

                                                                       饮          酒

                                                                     (晋)陶潜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
                                                            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
                                                            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题记
                                                              

                                                                       一、宴于喜

           邾城是孔孟之乡,婚丧嫁娶程序相对繁琐,陈旧的礼节和迂腐的仪式中涵盖着两千年来忠孝节义的积淀,展现着浓郁的封建纲常伦理的残留(本文不探讨这些)。当然,这些程式礼仪因了现代思想和当代习惯,也在悄悄的演进着扬弃着,游走在传统和现代的边缘。如果有足够的耐心和敏感的洞察力,倒也不难觅到浓郁的乡土气息和淳朴的亲情友情。这不,周六,亲戚家的男孩子举行婚礼,亲戚安排我协助市童主席陪“大客”,我不敢怠慢,头天晚上就找好了自己最体面的衣服。
           陪“大客”就是在婚礼的早晨陪同送亲的重要客人共进早餐,男女宾客要分席而坐,领头的分别是女方社交圈内的头面人物。虽是早餐,却是一天中最重要的一餐,这一餐实际上已经是送亲当事人的第二顿早餐了。因为送亲团队在从女方家里出发前,也要象征性的吃一餐,也要上白酒,代表长久;要喝面条,代表长远。
          按照大总理头天的安排,早晨不到六点半我就来到亲戚家。由于亲戚住在某文化大院里,文化大院1200余平米的舞厅被布置为结婚典礼现场,这在这个小城应当是面积很大的了。在陪餐之前,目睹了一场由专业婚庆公司策划主办的婚礼盛典,亲友宾朋兴高采烈自不必说。

                                     (原创)散文:周末的碌碌无为 - 听雨赏雪        大李  - 听雨赏雪的博客
           热闹的典礼后,我和童主席便带领“大客”们来到餐室。女方(娘家)四名男宾是由某局局长阿正和某大型国企的老总阿羡领衔,另有两名晚辈。男方(婆家)四名男宾是由童主席、新郎单位领导、我和另外一名亲戚。双方各安排有四名当事人,好不规整。我虽不怎么懂得喜事上的礼仪,但童主席却是这方面的高人,我只是随着他唱个配角。对方口口声声说着自己“不能喝”、“不会喝”,酒杯端起后倒也见不到他们怎么犹豫,可见来者都是身怀绝技。酒量一般的我可不怎么敢“递招儿”,于是,前几个酒我喝得还算实在,喝到第四个的时候,我就开始了我的舞弊行为(不便告诉大家细节)。待到集体、个别、加强、分类、互相敬、新人敬等各种名目、各种程式全部进行完毕时,座中八人已经喝醉了六人,我凭着多年修炼来的一点“道行”没有醉,实属万幸,这可是上午八点啊。即便如此,我还是喝下了三两多白酒,而平日在家里,早晨我是不看酒杯一眼的。
           送走娘家“大客”,我才感到有些头晕。晨风吹过,酒意渐渐向全身扩散,经验告诉我,需要美美的睡上一觉才行,便告辞返家。好在午餐不用陪“大客”了,客人更换为娘家的至亲,名曰“会亲”,陪餐者为市里某领导和男方其他几个我都熟悉的亲友。中午我的任务是为主接待来宾中的七八位“老亲”、“至亲”。中午会喝歪几个人呢?我不怀好意的想着,不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                
                                       
                                                                            二、贺于友

           带着早晨和中午的酒意,晚上,我和“清一色”八名男士朋友又来到位于市中心的某酒店,举杯为两个朋友阿声和阿郡的“好事”致庆。这两个有“好事”的朋友都是1992年开始认识的同事。两人都是学校教书育人的骨干和中坚,经过多年的奉献和打拼,他二人07年均有了里程碑意义上的大丰收。

                                                      (原创)散文:周末的碌碌无为 - 听雨赏雪        大李  - 听雨赏雪的博客

            --阿声被评为“全国优秀教师”。110万人口的邹城有着13000人的教师队伍(含驻邹企业办学),三年才评选一次的全国优秀教师,今年的名额全市仅有一个。在县里组织的初评中,我有幸成为15名评委之一,在无记名审议评审资料时见证了阿声长长的显优事迹,“全国物理创新课第三名”的资历使他赢取了11票,另外几票多数投给了身患重病而顽强授课的一农村教师阿怀。全国优师的比例不足万分之一,阿声的荣誉殊为难得。“瞎猫碰上了死老鼠”,阿超对采访他的几名记者如是说,遭到了在场领导的严厉呵斥,并被要求重新回答。见报时自然成了“感谢党委政府”、“感谢学校领导与同事”云云。
            --阿郡当上了市直某学校的校长。阿郡也是从做一线教师起步的,只是近几年搞起了教育行政管理工作。一直兢兢业业的他,由于实绩凸显和较高的威信,被人事和教育部门任命为学校主要负责人,朋友们都为他高兴。他也真正有了施展抱负的用武之地,毕竟机关工作不是他的最爱。“以理想的教育实现教育的理想”,阿郡临风举杯如是说。
            人逢喜事精神爽,你方唱罢我登场。是日晚,又有几人喝倒了。个别人凭着出神入化的伎俩居然没有倒下,回家还写起了博客。这个人远在天边。

                                                                           三、 钓于野

           周日下午,朋友阿桐约我到张庄水库钓鱼,我钓技平庸,钓趣也不强,但一想到临水凝望、坐看云起这样难得的境界,我又欣欣然了。金张庄水库距城仅半小时的车程,路上,我替阿桐开了十多公里的车。同来的烟鬼老田香烟一支接着一支,直熏得阿桐的老婆阿娟咳嗽不断,叫苦连连。老田便厚着脸皮讨好阿娟:“小姑奶奶,千万别烦;我钓鱼儿,给你解馋。”
          这是一个位于山下的小型水库。上有源头活水,发轫于青山绿树之间,汩汩而来;下有蜿蜒小河,穿行于果园田头,向南四湖奔涌而去。我惬意的舒展了一下胳臂,尽情的呼吸着因上午下了小雨而特别清爽的空气;继而摊开马扎,架上吊杆,挂牢老田带来的蚯蚓;待一道优美的弧线甩入明镜般的水面后,一幅“烟波钓图”的山水画轮廓,已经在青山绿水之间勾勒出来。

                                      (原创)散文:周末的碌碌无为 - 听雨赏雪        大李  - 听雨赏雪的博客

         静静的坐下。静静的等待。静静的思考。
         努力将平日里那些诸如课程改革、班级管理、办公会议、思想理念等这些整日沉浸其中而又厌之烦之的概念,统统驱赶开去。即使这耳边唱着的mp3里,除了弦子的《醉清风》和孙燕姿的《遇见》,其他的大天王小天后的咿咿呀呀都已解除不掉我对水面鱼漂的关注。
        渐渐,水面有气泡由远而近的荡漾过来,我便凝神静气。忽地,鱼漂轻轻的颤动了一下,鱼儿开始试探着咬蚯蚓了。等漂儿斜着沉下去的时候,我拉起了杆子,一条六七两大小的草鱼便翻动着尾巴上了岸,一刻钟的功夫,我第一个开杆了。阿桐夫妇钓得更加专注,不一会儿,也都相继开杆;老田见状,连忙掐掉手中抽了半截的“红塔山”,盯着水面渴盼起来。芦苇边,不知名的水鸟嬉戏着,微风传过它们婉转的歌声。山下边的大田里,近处的庄稼已经所剩寥寥,田野开始变得空旷起来;远处有几个农民还正在砍斫着高粱,一团团火红不时跃入眼帘,带给我丰硕的喜悦。不知不觉地,一个下午便囫囵着过去了。看看脚边网套里,已经有了五六条鱼的进帐,阿桐阿娟更是分别钓到了八九条。唯有亲爱的老田,一会儿抽着烟翻弄手机信息,一会拨弄收音机找节目,他阁下只钓上来两条鱼,其中一条还是寸把长的小鱼羔儿,他苦笑着把它放回了水里。
        回家的车上,看着闷头抽烟的老田,阿娟扬着弯眉嗔道:“怎么啦老田?老婆跟人私奔啦?!看你的样子,--眼睛瞪的跟桃一样,嘴巴张的跟瓢一样,鼻涕淌的跟粉条一样……”
                          
                                                               2007.10.14初稿,10.17深夜改定于听雨轩

                                        

            

  评论这张
 
阅读(951)| 评论(9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