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听雨赏雪 大李的休闲屋

天青色等烟雨 , 而我在等你

 
 
 

日志

 
 
关于我

大李,草木之人也。三尺微命,一介书生。杏坛一先生,学海一后生,人群一小生。优秀一读者,平庸一论者,拙劣一写者。其人寒碜,其貌磕碜,其状凄惨。百无聊赖日,且饮三杯两盏淡淡酒,江郎才尽时,漫读十本八本野闲书。粗茶淡饭吃饱,做几分如履薄冰的工作,听雨赏雪睡足,写几段词句不通的文字。不稼不穑,常有愧怍之心,为人为文,从无满意之处。不说了,扯远了,看看拙文吧……

(原创)小说: 阿长老师  

2007-08-26 15:53:40|  分类: 教书生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听雨轩大李                                                   原创小说]

                                                             

                                    

       十多年前,我所任教的某农村中学有一位同事,年龄长我10多岁,权且称他为阿长(Zhang)吧。阿长是位教得很不错的语文老师。那时候的阿长身材高瘦,头发乌黑茂密,梳着三七开的分头,颇具男人味儿的。阿长读书不少,学问丰富。他年龄与我和同事们差距较大,我们起初非常尊敬他,经常向他请教些业务,咨询为人处世的哲学。他没有架子,不摆老同志的谱儿,待人热情的跟火盆似的。阿长就一样不好,他虚荣心强,特别能吹牛,往往吹的离了谱,惹的同事哈哈大笑;他老兄语言本就丰富无比,当他喝了杯中之物后,说话时往往口无遮拦,才华乱淌,不管在什么场合,不管对什么人,他只要想到的话,总是脱口而出,经常叫人下不了台。阿长在课堂上也经常吹给学生听,惹得同学们哄堂大笑。同事们给他一个外号“长大吹”。
        阿长好虚荣,以认识在当地镇党委政府机关“当官”的领导们为荣。早上见了同事,他总是主动的问你:“这两天喝没喝?”不管别人答不答,他都会眉飞色舞的着说:“昨晚我又喝大了”,然后很难过的摇摇头,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不喝没有办法,//书记非喊我去不行……”
      “我不愿意喝,//局长非灌我不可……”
      “//经理酒量真大,我陪他喝了快一斤了,人家居然还面不改色……”
      “根本不用我结帐。我抢着结几次都没有机会。没办法 ,你看,这才几点?中午的酒场又约好了,啧啧!”
        偶尔有个别家长本来是随便说说:“阿长老师,过几天请你和几个老师们一块吃个饭,怎么样啊?”只见阿长立马将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不行不行,这星期都安排完了,实在抽不出时间来。”家长见阿长的饭局如此频繁,正要惊奇的作罢,只见阿长很认真的说:“这样吧,我把明天的场推掉,给你安排到明天晚上吧。你看,安排哪儿好呢……”实际上,阿长压根儿就没有什么安排,并没有谁要强迫他去赴酒约。
        阿长好吹,往往眉飞色舞,经常成为年级老师们中间的“中心发言人”。有一个盛夏的午后,学生正在陆陆续续的到校,距离上课还有二十多分钟。我刚进办公室,看到同办公室的四五名老师正在侧耳倾听阿长的讲演,几名刚刚毕业的年轻女老师目不转睛的盯着阿长,阿长说:“我伙计到海南三亚搞房地产两年不到,挣一百多万!昨天晚上在百乐门请了我。给我一件‘梦特娇’。我才不爱穿,颜色太红忒刺眼!”阿长用手指了指刚分来的女老师晶和娟,瞪大眼开始启发式提问:“在三亚,你知道卖淫的妇女都是啥学历?”娟内向,这问题骇的她一头雾水,脸直发白;晶则活泼些,晶答:“得是中专吧?--这也得看学历?!”阿长听了,脸上露出鄙夷的神色:“中专哪里能成!没有见识。”男老师鑫忙问:“莫不是需要本科?”“至少是本科!研究生相当普遍,据说硕士占到了28.77%。”阿长言辞灼灼,引用数字论证观点,无可辩驳,两位年轻的女老师陶醉于阿长渊博的学识,她们“寻入针芥,心血为枯”,“不敢击节,惟有点头。” 我们几个男老师则互相递着鬼脸,露出忍俊不禁的神色,又怕阿长看到。   
        阿长批评学生时,言语幽默,略带讽刺。有时候用表扬的口气批评学生,被批评者往往哭笑不得。有一次,阿长在办公室里当着好几个老师的面,批评一个早恋的男孩:“行呀小子!谈恋爱几年啦?我看你是风月老手啦!---你们看看这小伙儿,啧啧!长得多帅呦:细白的身个儿,筷子一般的苗条!中分的小头明晃晃,跟汉奸似的;眼珠子贼亮亮,跟牛蛋似的;小脸白嫩嫩的,活像刚刚脱壳的屎壳郎儿……”被夸的学生脸上白一阵,红一阵。我想,如果此时地上有条缝儿,这个学生会毫不犹豫的钻进去。

                                                                 

                                   
        英雄也有气短时。
       其一。早春的一天午后,我刚走到教学楼内,就看到一个人高马大、穿着大红风衣的女人。这个女人头上烫着巨大的波浪卷儿,腰身粗壮,满脸横肉,她一手卡着腰,晃晃的走到我们办公室,一脚蹬开门:“谁是阿长?老娘有话问问你!”阿长平日里口若悬河、滔滔不绝,面对来者不善的女人,竟愕然不语。在恶女人的吵嚷声里,我渐渐了解到,这女人原来是阿长班里学生赵小鹁的妈妈。小鹁是个特别能调皮的学生,个子随他妈妈,才上初二,就一米八零高了。小鹁在班里称王称霸,经常打架斗殴;举止也有些轻浮,经常对女生动手动脚。这天前的一天,被小鹁骂哭的一名女生到阿长这里告了状。嫉恶如仇的阿长听了女生的哭诉后,火冒三丈,把小鹁叫到办公室,用他那独特的“夸奖”的方法狠剋了小鹁一通。末了,阿长对小鹁说:“你的嘴太臭啦!回家见了你妈妈,问她有没有‘洁尔阴’,让你妈妈给你好好洗洗嘴巴!”小鹁回家后向妈妈详细汇报了情况,最后问他妈妈‘洁尔阴’是什么。这个家长岂是好惹之人,她于是怒冲冲的来到学校,一见阿长就泼口大骂,骂阿长不配做教师,简直是“流氓”、“恶棍”、“无耻之尤”云云;把桌子拍的啪啪直响,把阿长的一个老板杯狠狠的摔烂在地板上。这个茶杯据说还是阿长三亚的大款朋友送给的。末了,女家长最后连拽带扯揪着阿长的衣襟找到校长,当着校长的面,把阿长臭骂到三代以外。那天的阿长跟换了个人似的,一言不发,听任小鹁的妈妈一直骂到累得不想骂为止。

       校长又是赔礼又是安慰,好说歹说才劝走了小鹁的妈妈。几天后,阿长在年级组教师会上念了一篇检讨。刚毕业参加工作的老师苹和娟听到阿长读到“洁尔阴”一段时,眼睛瞪得更大了。之后的几个月里,阿长有些沉默,有时候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原来的长篇大论几乎没有了,但是酒好像还经常喝一些。
       其二。阿长要晋升高级职称了,需要很多显优要素来扮靓履历表,否则便评不上。阿长有多篇论文发表,据说有他能干的哥儿们帮了不少忙;也有教学能手、优质课什么的。学校承担的某项国家级实验课题(我们一个县级市,据说有四十多所学校承担有国家级课题,我想不明白国家级课题怎么会泛滥至于此地步),课题组长长的名单中,阿长也忝列其中。早在要“晋高”的前一年,阿长放出话来:明年他要晋高,市级优秀教师非他莫属。我们这里的市级优秀教师奖励的名额不多,三年一评,全校每次也就评五六名吧。后来经过推选,阿长仅得了两票,根本没进入候选人的大圈儿。那年九月,市政府召开庆祝教师节表彰会时,我上台领了奖。上台时,心里好像挺对不起阿长的。人家需要晋高呀,而我离晋中级都还差着两年呢。
       后来,我调到另一所学校工作不久,阿长退休了。听说退休前,阿长也没有评上高级职称。我不愿意评价阿长,因为教师是一个非常庞大的队伍,各种特点的人都有,阿长是一个让人很难说清楚的一个人。记忆中,我还知道阿长经常接济一些生活困难的学生,曾经资助过邾城郭里镇一个叫沙晓军的贫困生上大学,每年给晓军1000元钱,连着给了四年;而阿长的老婆却在一家企业下了岗,且长期患病在身。据邻居刘老师说,阿长老师在家常喝的酒一直是2.2元一瓶的兰陵二麯,这应当是全山东省最最便宜的白酒啦。那个被阿长大骂的中学生小鹁后来当了一名交警,去年我骑车经过城南104国道十字路口时,见过他一次,穿着制服,英姿飒爽的。

                                                2007.7.4晚上初稿,8.26改定于听雨轩

                                                   

                                         

                                                   

                                          

  评论这张
 
阅读(799)| 评论(8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